首页 >> 天下镇海人 >> 其它名人 >> 正文
镇海籍文化名家叶元章在沪离世
2019-7-1 11:00:47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图为叶元章先生。

镇海新闻网讯(记者陈饰)6月30日凌晨,镇海籍文化名家叶元章因病医治无效,在沪离世,享年98岁。

家人遵照老人遗嘱,不设灵堂,只举办了简单的送别仪式。鉴于叶元章对镇海的牵挂、留念,镇海籍散文家、叶元章长女叶良骏与我区相关部门联系,决定捐赠叶元章著作、藏书等。目前,叶良骏正在抓紧完成父亲最后心愿——编发其评论集,待书稿完成,再举行捐书仪式。

叶元章,祖籍镇海庄市街道老鹰湾村,1922年出生在上海,毕业于上海财经学院(今上海财经大学)。曾先后执教于上海财经学院、青海民族学院(今青海民族大学)、宁波大学等学校,从事汉语、中国古代文学教学研究。2004年,叶元章从宁波大学退休后定居上海。老先生博学宏词,于散文、诗歌、戏剧均卓有建树,曾参与发起成立中华诗词学会,并任上海诗词学会顾问。他著有诗集《九回肠集》《九回肠续集》,文集《流叶集》《静观流叶》等。

叶元章曾写下《颂母校镇海中学》一诗:“琢玉传薪德最尊,绕墙桃李拱师门。寒窗问字灯无色,白屋修文墨有痕。前路风霜常凛凛,故园花木总温温。梓阴山下春长在,寸草难忘化育恩。”还有一首《题四明湖度假村》:“梦绕明湖芦荻洲,秋来一见豁双眸。绿杨青竹条条净,金甲银鳞片片柔。峰入云层白龙隐,波摇金影碧螺浮。衰年仍有搜奇癖,为觅遗踪强上楼。”

字里行间,看得出老先生遣词用字,精妙妥帖,一如他的温文儒雅性格。

在叶良骏的心中,父亲既深爱中国传统文化、文学,又对她教育严格,从小以作古体诗、解读古文来培养其文学素养。老人生前已将大部分藏书捐赠宁波大学。因叶良骏与镇海渊源深厚,多次在镇采风、讲课、到访,决定将剩下藏书一次性捐赠故乡,留下一份念想。

据叶良骏回忆,父亲生前是一名很有爱心的人士,家庭氛围也充满爱意。好比相依相伴80年的父母,身体力行告诉孩子们:何为爱与善。母亲一生行善做好事,几十年赡养孤老,长期资助一位生活困难同事;父亲则于2016年在宁波市慈善总会设立名为“叶氏静观”小额冠名基金,额度5万元。这笔钱全部用于帮助奉化大堰学校的孩子们,将140多名住校生的旧木床更新为铁床。老先生动情写道:“一介寒儒,半生清贫。回到故乡宁大任教后二十年间致薄有积蓄……此款用于助学乃应有之义……”老人的胸襟情怀,令人慨然。

2018年,孩子们打算为母亲做百岁大寿时,父亲提出“抗议”,自己比妻子小了两岁,因此,两夫妻合起了共庆百岁,共庆相濡以沫之情。

如今,叶先生已逝,生前托付长女将所著评论集编发成册。

6月30日,沪上文化圈一片哀悼声。中国美术学院博士、作家胡建君发文:叶元章先生千古。上海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复旦大学《诗铎》丛书副主编陈鹏举作《送元章先生三叠》:“生杀寻常不计年,期颐未绝旧诗篇。那知风雨萧萧夜,公与山河和泪眠。挂剑长松别梦天,平生契阔在英年。九回肠句谁能得,应许高歌一泫然。小楼清茗渐晴天,向日鞭痕听杜鹃。自此高崖君远矣,能教歌哭不流连。”

(责编:钟继岳)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镇海籍文化名家叶元章在沪离世
镇海新闻网 2019-7-1 11:00:47

图为叶元章先生。

镇海新闻网讯(记者陈饰)6月30日凌晨,镇海籍文化名家叶元章因病医治无效,在沪离世,享年98岁。

家人遵照老人遗嘱,不设灵堂,只举办了简单的送别仪式。鉴于叶元章对镇海的牵挂、留念,镇海籍散文家、叶元章长女叶良骏与我区相关部门联系,决定捐赠叶元章著作、藏书等。目前,叶良骏正在抓紧完成父亲最后心愿——编发其评论集,待书稿完成,再举行捐书仪式。

叶元章,祖籍镇海庄市街道老鹰湾村,1922年出生在上海,毕业于上海财经学院(今上海财经大学)。曾先后执教于上海财经学院、青海民族学院(今青海民族大学)、宁波大学等学校,从事汉语、中国古代文学教学研究。2004年,叶元章从宁波大学退休后定居上海。老先生博学宏词,于散文、诗歌、戏剧均卓有建树,曾参与发起成立中华诗词学会,并任上海诗词学会顾问。他著有诗集《九回肠集》《九回肠续集》,文集《流叶集》《静观流叶》等。

叶元章曾写下《颂母校镇海中学》一诗:“琢玉传薪德最尊,绕墙桃李拱师门。寒窗问字灯无色,白屋修文墨有痕。前路风霜常凛凛,故园花木总温温。梓阴山下春长在,寸草难忘化育恩。”还有一首《题四明湖度假村》:“梦绕明湖芦荻洲,秋来一见豁双眸。绿杨青竹条条净,金甲银鳞片片柔。峰入云层白龙隐,波摇金影碧螺浮。衰年仍有搜奇癖,为觅遗踪强上楼。”

字里行间,看得出老先生遣词用字,精妙妥帖,一如他的温文儒雅性格。

在叶良骏的心中,父亲既深爱中国传统文化、文学,又对她教育严格,从小以作古体诗、解读古文来培养其文学素养。老人生前已将大部分藏书捐赠宁波大学。因叶良骏与镇海渊源深厚,多次在镇采风、讲课、到访,决定将剩下藏书一次性捐赠故乡,留下一份念想。

据叶良骏回忆,父亲生前是一名很有爱心的人士,家庭氛围也充满爱意。好比相依相伴80年的父母,身体力行告诉孩子们:何为爱与善。母亲一生行善做好事,几十年赡养孤老,长期资助一位生活困难同事;父亲则于2016年在宁波市慈善总会设立名为“叶氏静观”小额冠名基金,额度5万元。这笔钱全部用于帮助奉化大堰学校的孩子们,将140多名住校生的旧木床更新为铁床。老先生动情写道:“一介寒儒,半生清贫。回到故乡宁大任教后二十年间致薄有积蓄……此款用于助学乃应有之义……”老人的胸襟情怀,令人慨然。

2018年,孩子们打算为母亲做百岁大寿时,父亲提出“抗议”,自己比妻子小了两岁,因此,两夫妻合起了共庆百岁,共庆相濡以沫之情。

如今,叶先生已逝,生前托付长女将所著评论集编发成册。

6月30日,沪上文化圈一片哀悼声。中国美术学院博士、作家胡建君发文:叶元章先生千古。上海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复旦大学《诗铎》丛书副主编陈鹏举作《送元章先生三叠》:“生杀寻常不计年,期颐未绝旧诗篇。那知风雨萧萧夜,公与山河和泪眠。挂剑长松别梦天,平生契阔在英年。九回肠句谁能得,应许高歌一泫然。小楼清茗渐晴天,向日鞭痕听杜鹃。自此高崖君远矣,能教歌哭不流连。”

广告

相关新闻
·李敏: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奋斗终生
·镇海籍文艺名家胡建君博士回乡开讲
·这所医院藏着一位宁波帮的善举
·李良荣出任浙传新闻学院院长
·作家叶良骏难忘“宁波窠娘”
·赵亨文:承赤子之心桑梓之情 燃新宁波帮精神之火
·陈寿昌:定必有光荣的将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