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民警王海波因公牺牲,他的母亲和妻子扛起家庭重担——
英雄离开后的6000个日夜
2019-5-15 11:05:59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邬静芬修剪盆栽。

5月初的一天,招宝山街道总浦桥社区一幢普通老楼房内,44岁的居民王瑛和往常一样走进婆婆家,煮菜、打扫卫生。她掐算得很准,饭菜差不多煮好,婆婆邬静芬打开门,回到了家。“姆妈,我煮了新鲜的野山笋,快来尝尝鲜。”王瑛说。邬静芬笑眯眯满口答应,顿时,从医院赶回家的疲惫奔波有了着落。家,真暖,真柔。

这是一个特殊的家庭,这是这个家庭中常见的一幕。

婆媳俩翻开相簿回忆过往。

邬静芬,镇海因公牺牲民警王海波的母亲。王瑛,王海波妻子。2002年10月,王海波在出警时以身殉职。家庭的顶梁柱轰然倒塌,但这个家却没有散。邬静芬与王瑛咬紧牙关,在各方关心下把日子顽强地过了下去。邬静芬照顾病重的丈夫7年,同时协助王瑛带大了王海波唯一的儿子王鼎立。如今,王鼎立已经是一名大学生。

17年,弹指一挥间。6000个日日夜夜在心痛、思念、相互扶持与温情脉脉中度过。

英雄已经离去,生活还在继续。

邬静芬(左)与王瑛(右)话家常。

母亲邬静芬:求医路上 辗转七年

5月13日早晨,一场雨让镇海逼近夏天的气温又转凉了。

病房中的“家”被归置得十分整洁。

早晨7点,69岁的邬静芬在炼化医院住院部一楼病房内,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为丈夫吸痰、擦去口水、翻身、擦背、打扫地面、准备饭菜、搓洗衣物。

环顾四周,狭小的空间里,摆放着丈夫的病床、医疗设备、生活杂物以及一张折叠躺椅。邬静芬在这个空间里忙碌,尽力打理着病房中的“家”,让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透出一种温馨的感觉。

7年前,丈夫患上坏死性脑膜炎后,渐渐变成了没有知觉的“植物人”。每每病情有变,邬静芬便要带着丈夫东奔西走、四处求医。“从辗转求医到收治住院,经历了无数曲折苦楚。”邬静芬说,住院意味着生活终于有了短暂的着落。办完一系列手续,守候在床边,她聆听着呼吸机里传出的粗浊声音,告诉自己,他,还活着。

邬静芬在医院照顾丈夫。

“老头在,家就在。”邬静芬一面为丈夫翻身,一面讲述着自己这些年的生活。千言万语,满腹辛酸,最终凝为唇边一抹淡淡微笑。回想往事,她最心痛的,是2002年独生子王海波出警时车祸离世。

那一年国庆节假期,王海波在母亲家短暂团聚。他说,从警9年,自己又轮到了出警执勤的日子。“还在节日里呢,王海波跟我讲,6日抓捕了一名他们蹲守了很久的贼,7日又出警情了。”邬静芬回忆,那天是10月7日,坐在副驾驶座的王海波,出警途中遇到车祸,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作为普通职工家庭的独生子,王海波去世,在邬静芬心中划下一道狰狞的伤口。邬静芬一时难以接受,虎头虎脑的儿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她总觉得,儿子在下一个瞬间就会推开家门,跨进来喊一声:“姆妈。”

邬静芬躲在家里狠狠哭了几顿。等看到儿媳妇王瑛通红的眼睛时,她拼命忍住:“儿媳妇太可怜了,孙子也那么小,我不能在她面前太伤心了。”

很难说丈夫患病、儿子离世两件事之间有必然联系。但邬静芬看到,在招宝山街道金属园区工作的丈夫,身体一天比一天坏了。“老头子很倔强,从不在家里和我眼前落泪。”邬静芬说,但她知道,因为想念儿子,老头子往往一面工作,一面忽然之间泪流满面。两年后,他慢慢病倒辞工。又在数年后的一天,忽然之间瘫在了家里的地上。

起初,医生以为是脑溢血,数次会诊后才确定为坏死性脑膜炎,从此邬静芬带着老伴踏上了漫漫求医路。医生告诫邬静芬,这种疾病,病人情况只会越来越坏,逐渐趋向植物人状态,让她做好思想准备。邬静芬表态:“治!我陪老头子一起。”

镇海、宁波、杭州、上海,这条求医路来来去去,似乎看不到终点。目前,老两口已在七八家医院累计住满了七年。靠着邬静芬不亚于专业护工的精心照顾,才让丈夫勉强维持生命。

生活,还得继续。

妻子王瑛:走出苦痛 为母则强

邬静芬与看望她的街道工作人员。

夜深人静。

王瑛在招宝山街道胜利东弄住所内对着相簿里的王海波絮叨了一句话:“海波,你放心,我们儿子鼎立在广西科技大学读书挺好的。”自从王海波离开后,王瑛一门心思操持家务、抚养孩子,至今仍是单身。她说:“和别人比起来,我就当海波受组织委派出差了。”

王瑛娓娓讲述,孩子和爸爸一样,有一颗憨厚善良的心。喜欢读书,更乐于助人,老师、同学都挺喜欢他。她说,有这样的儿子,对王海波是一个告慰。

然而,回想当年的情景,王瑛说,那段日子,挣脱负面情绪就像从泥泞中艰难起身。

2002年10月7日,在家带孩子的王瑛接到一个电话,通知她王海波出事的消息。她毫无思想准备,整个人像被一道雷劈中,一圈圈发晕。年仅3岁的儿子天真地看着她,王瑛一下子痛哭起来。当时,王瑛的母亲也在家中帮忙带孩子。她担心女儿出事,整日陪在身边,想尽了各种各样的话劝她,一直劝到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为止。

王瑛想到了王海波对她的好、对儿子的疼,还有对父母的孝顺,悲从中来。当年,两人经人介绍认识,一见钟情。不久,鄞州姑娘王瑛嫁做镇海媳妇。现在人生面临重大转折,生活该怎么继续?

王瑛很快做出了选择。

王瑛帮婆婆煮笋。

“儿子小,公公婆婆年纪大了,不能把儿子甩给公婆,自己离开。”王瑛说。于是,她服从组织安排,到区行政审批管理办公室上班。她想,只要找到事情做,便不会钻牛角尖。

在单位,无论领导还是普通同事,大伙儿用浓浓爱意关心她。“我一面接受大伙儿的好意,一面努力投入新工作,同时管住家庭,孝顺公婆。”王瑛说。渐渐地,她把生活重心移到了工作中,心情不再那么沉痛。

当时,邬静芬为了让王瑛安心工作,接管了照顾王鼎立的担子。王瑛拼命学习、考试、读书、上班,努力适应新岗位。她用忙碌麻痹心痛,让自己尽快在岗位上成长起来。

孩子慢慢成长,到了上小学的年纪,王瑛又从婆婆手中接过教育的重任。“为母则强。”王瑛说,父母中的一方虽然离去,但孩子教育不能缺失。

有一年,幼小的王鼎立放学回来,呜呜哭泣:“同学说我没有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在哪里?”王瑛强忍泪水,跟儿子说起了故事:“你的爸爸是一个超级英雄,他在执行公务的时候牺牲了。孩子,你还有妈妈,妈妈可以让你过得开心、快乐。别人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去做的事,妈妈也能做到呢。”直说得王鼎立自豪万分、信心十足。

类似的情景在王鼎立的成长过程中俯拾皆是。王瑛说,哪怕再心痛,自己从不在孩子前面落泪。只有坚强的母亲,才能带好孩子。

在王瑛的教育下,孩子品德兼优,洋溢着满满的正能量。因为,他有一个“英雄爸爸”。

婆媳情深 胜似母女

婆媳俩在门口告别。

今年清明节期间,余姚市梁弄镇建立宁波市公安英烈纪念墙,共有46名为公安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民警位列其中,包括王海波。王瑛想着,什么时候带着婆婆和王鼎立一起前去探望,再一次看看他,让他知道,一家人感情依旧。

自从公公住院后,婆婆邬静芬的活动轨迹延长到来回20公里。如果有事,她要计算好公交车时间,在医院和家之间急匆匆打个来回。此时,王瑛成了她的小“棉袄”。“姆妈,别忘记吃饭。天热了要擦澡,在医院一定要想办法睡好。”王瑛一面打扫着家里的卫生一面对着邬静芬念叨。

“晓得了。你经常念叨,怎么感觉比我年纪还大啊。”邬静芬喝着水,微笑地回答。

听着这两人温馨的一问一答,谁能想到她们是一对婆媳而不是母女呢?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从亲情上来说,两人之间的情感早已超越了普通的母女。她们相互之间的关心和联系也是真真切切发自内心。邬静芬多次表达:“王瑛是我的重要精神支柱。想到她,我才没有倒下。”

目前,邬静芬正想办法把老伴转到龙赛医院,这样照顾病人可以从来回20公里缩短至不到1公里,稍稍减轻一些负担。

作为一名普通女性,邬静芬先后两次遭遇重大人生打击,不可谓不沉痛。王瑛一直不离不弃守在家中,令邬静芬十分感动。当年,王海波出事后,邬静芬想到儿子想到儿媳,心痛不已。她说,王瑛只有20多岁,花一样的年纪。她怎么办呢?

同一时间,王瑛和母亲商量,暗暗拿定了主意:“婆婆的独生子不在了,我家妈妈有两个女儿。就当我妈妈少生一个,我做婆婆的女儿,为她尽孝吧。”她决定,守着儿子,在两位妈妈的帮助下,把家庭重新立起来。

婆媳俩的互动非常有爱。

邬静芬在王鼎立年幼时帮忙接来送去,和王瑛一起抚养孩子。如今,王瑛日常为婆婆送菜、送衣服。看到婆婆因过于操劳而体虚,又买来人参、山葛粉让她补身体。

岁月流逝。当邬静芬头上渐渐冒出白发时,王瑛劝说老太太想法子去染一染。“头发一梳一顺,就变黑了。”她把单位里发的理发券积攒起来,一次性给婆婆用。邬静芬染发后照着镜子得意地说:“到底年轻人有见识,好看的。”

王瑛说,她心底一直有一件事感觉很内疚,当年送公公治病时,没能学会开车。“海波因车祸出事,我没法子摸方向盘,不敢的。”王瑛对婆婆歉疚不已。后来,镇海公安部门组织车辆送老人去上海看病,王瑛非常感激。

2015年,王瑛帮婆婆改善生活条件,替她重新装修房子,增铺地砖、地板,翻新厨房客厅,打通阳台,重设床铺。为的就是老人回来后,打开门就能舒心入住。邬静芬在求医路上来回奔波,王瑛帮她守好家,管好大后方。

日常相聚,只要拿起相簿,王瑛和邬静芬便有说不完的话。一本相簿,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记忆纽带,也是打开话匣子的钥匙。

“你看,当年海波钳工出身的,手臂粗得来。”这是邬静芬“嫌弃”的声音。不过她又补充道:“手臂粗抓贼有力气啊,蛮好的。”

王瑛微微一笑:“是的是的。姆妈你看,这是爷孙三代的合影,那一年好像还发生过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

邬静芬说:“哦哦,对的。我跟你说哦……”

这个家里一共发生过三件大事,王海波牺牲,她们扛过去了;公公患重病,目前仍在苦苦支撑;第三件,王鼎立高考填报志愿,本想报考提前批公安院校,家里亲戚获悉消息后一片反对声。王瑛、邬静芬经过商量,认为应该尊重孩子的意愿,她们表态支持。亲戚说王瑛这是要把自己的儿子也奉献给国家了。后来经过老师分析,结合王鼎立个人志向兴趣,志愿填报选择“预防医学”,一样实现孩子“帮助他人”的愿望。

“说真的,我到底松了一口气。”王瑛说。(记者陈饰 通讯员罗梦圆 林炳潮 文/摄)

(编辑:李悦)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英雄离开后的6000个日夜 这两个坚强女人撑起一个家
镇海新闻网 2019-5-15 11:05:59

邬静芬修剪盆栽。

5月初的一天,招宝山街道总浦桥社区一幢普通老楼房内,44岁的居民王瑛和往常一样走进婆婆家,煮菜、打扫卫生。她掐算得很准,饭菜差不多煮好,婆婆邬静芬打开门,回到了家。“姆妈,我煮了新鲜的野山笋,快来尝尝鲜。”王瑛说。邬静芬笑眯眯满口答应,顿时,从医院赶回家的疲惫奔波有了着落。家,真暖,真柔。

这是一个特殊的家庭,这是这个家庭中常见的一幕。

婆媳俩翻开相簿回忆过往。

邬静芬,镇海因公牺牲民警王海波的母亲。王瑛,王海波妻子。2002年10月,王海波在出警时以身殉职。家庭的顶梁柱轰然倒塌,但这个家却没有散。邬静芬与王瑛咬紧牙关,在各方关心下把日子顽强地过了下去。邬静芬照顾病重的丈夫7年,同时协助王瑛带大了王海波唯一的儿子王鼎立。如今,王鼎立已经是一名大学生。

17年,弹指一挥间。6000个日日夜夜在心痛、思念、相互扶持与温情脉脉中度过。

英雄已经离去,生活还在继续。

邬静芬(左)与王瑛(右)话家常。

母亲邬静芬:求医路上 辗转七年

5月13日早晨,一场雨让镇海逼近夏天的气温又转凉了。

病房中的“家”被归置得十分整洁。

早晨7点,69岁的邬静芬在炼化医院住院部一楼病房内,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为丈夫吸痰、擦去口水、翻身、擦背、打扫地面、准备饭菜、搓洗衣物。

环顾四周,狭小的空间里,摆放着丈夫的病床、医疗设备、生活杂物以及一张折叠躺椅。邬静芬在这个空间里忙碌,尽力打理着病房中的“家”,让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透出一种温馨的感觉。

7年前,丈夫患上坏死性脑膜炎后,渐渐变成了没有知觉的“植物人”。每每病情有变,邬静芬便要带着丈夫东奔西走、四处求医。“从辗转求医到收治住院,经历了无数曲折苦楚。”邬静芬说,住院意味着生活终于有了短暂的着落。办完一系列手续,守候在床边,她聆听着呼吸机里传出的粗浊声音,告诉自己,他,还活着。

邬静芬在医院照顾丈夫。

“老头在,家就在。”邬静芬一面为丈夫翻身,一面讲述着自己这些年的生活。千言万语,满腹辛酸,最终凝为唇边一抹淡淡微笑。回想往事,她最心痛的,是2002年独生子王海波出警时车祸离世。

那一年国庆节假期,王海波在母亲家短暂团聚。他说,从警9年,自己又轮到了出警执勤的日子。“还在节日里呢,王海波跟我讲,6日抓捕了一名他们蹲守了很久的贼,7日又出警情了。”邬静芬回忆,那天是10月7日,坐在副驾驶座的王海波,出警途中遇到车祸,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去世。

作为普通职工家庭的独生子,王海波去世,在邬静芬心中划下一道狰狞的伤口。邬静芬一时难以接受,虎头虎脑的儿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她总觉得,儿子在下一个瞬间就会推开家门,跨进来喊一声:“姆妈。”

邬静芬躲在家里狠狠哭了几顿。等看到儿媳妇王瑛通红的眼睛时,她拼命忍住:“儿媳妇太可怜了,孙子也那么小,我不能在她面前太伤心了。”

很难说丈夫患病、儿子离世两件事之间有必然联系。但邬静芬看到,在招宝山街道金属园区工作的丈夫,身体一天比一天坏了。“老头子很倔强,从不在家里和我眼前落泪。”邬静芬说,但她知道,因为想念儿子,老头子往往一面工作,一面忽然之间泪流满面。两年后,他慢慢病倒辞工。又在数年后的一天,忽然之间瘫在了家里的地上。

起初,医生以为是脑溢血,数次会诊后才确定为坏死性脑膜炎,从此邬静芬带着老伴踏上了漫漫求医路。医生告诫邬静芬,这种疾病,病人情况只会越来越坏,逐渐趋向植物人状态,让她做好思想准备。邬静芬表态:“治!我陪老头子一起。”

镇海、宁波、杭州、上海,这条求医路来来去去,似乎看不到终点。目前,老两口已在七八家医院累计住满了七年。靠着邬静芬不亚于专业护工的精心照顾,才让丈夫勉强维持生命。

生活,还得继续。

妻子王瑛:走出苦痛 为母则强

邬静芬与看望她的街道工作人员。

夜深人静。

王瑛在招宝山街道胜利东弄住所内对着相簿里的王海波絮叨了一句话:“海波,你放心,我们儿子鼎立在广西科技大学读书挺好的。”自从王海波离开后,王瑛一门心思操持家务、抚养孩子,至今仍是单身。她说:“和别人比起来,我就当海波受组织委派出差了。”

王瑛娓娓讲述,孩子和爸爸一样,有一颗憨厚善良的心。喜欢读书,更乐于助人,老师、同学都挺喜欢他。她说,有这样的儿子,对王海波是一个告慰。

然而,回想当年的情景,王瑛说,那段日子,挣脱负面情绪就像从泥泞中艰难起身。

2002年10月7日,在家带孩子的王瑛接到一个电话,通知她王海波出事的消息。她毫无思想准备,整个人像被一道雷劈中,一圈圈发晕。年仅3岁的儿子天真地看着她,王瑛一下子痛哭起来。当时,王瑛的母亲也在家中帮忙带孩子。她担心女儿出事,整日陪在身边,想尽了各种各样的话劝她,一直劝到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为止。

王瑛想到了王海波对她的好、对儿子的疼,还有对父母的孝顺,悲从中来。当年,两人经人介绍认识,一见钟情。不久,鄞州姑娘王瑛嫁做镇海媳妇。现在人生面临重大转折,生活该怎么继续?

王瑛很快做出了选择。

王瑛帮婆婆煮笋。

“儿子小,公公婆婆年纪大了,不能把儿子甩给公婆,自己离开。”王瑛说。于是,她服从组织安排,到区行政审批管理办公室上班。她想,只要找到事情做,便不会钻牛角尖。

在单位,无论领导还是普通同事,大伙儿用浓浓爱意关心她。“我一面接受大伙儿的好意,一面努力投入新工作,同时管住家庭,孝顺公婆。”王瑛说。渐渐地,她把生活重心移到了工作中,心情不再那么沉痛。

当时,邬静芬为了让王瑛安心工作,接管了照顾王鼎立的担子。王瑛拼命学习、考试、读书、上班,努力适应新岗位。她用忙碌麻痹心痛,让自己尽快在岗位上成长起来。

孩子慢慢成长,到了上小学的年纪,王瑛又从婆婆手中接过教育的重任。“为母则强。”王瑛说,父母中的一方虽然离去,但孩子教育不能缺失。

有一年,幼小的王鼎立放学回来,呜呜哭泣:“同学说我没有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在哪里?”王瑛强忍泪水,跟儿子说起了故事:“你的爸爸是一个超级英雄,他在执行公务的时候牺牲了。孩子,你还有妈妈,妈妈可以让你过得开心、快乐。别人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去做的事,妈妈也能做到呢。”直说得王鼎立自豪万分、信心十足。

类似的情景在王鼎立的成长过程中俯拾皆是。王瑛说,哪怕再心痛,自己从不在孩子前面落泪。只有坚强的母亲,才能带好孩子。

在王瑛的教育下,孩子品德兼优,洋溢着满满的正能量。因为,他有一个“英雄爸爸”。

婆媳情深 胜似母女

婆媳俩在门口告别。

今年清明节期间,余姚市梁弄镇建立宁波市公安英烈纪念墙,共有46名为公安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民警位列其中,包括王海波。王瑛想着,什么时候带着婆婆和王鼎立一起前去探望,再一次看看他,让他知道,一家人感情依旧。

自从公公住院后,婆婆邬静芬的活动轨迹延长到来回20公里。如果有事,她要计算好公交车时间,在医院和家之间急匆匆打个来回。此时,王瑛成了她的小“棉袄”。“姆妈,别忘记吃饭。天热了要擦澡,在医院一定要想办法睡好。”王瑛一面打扫着家里的卫生一面对着邬静芬念叨。

“晓得了。你经常念叨,怎么感觉比我年纪还大啊。”邬静芬喝着水,微笑地回答。

听着这两人温馨的一问一答,谁能想到她们是一对婆媳而不是母女呢?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从亲情上来说,两人之间的情感早已超越了普通的母女。她们相互之间的关心和联系也是真真切切发自内心。邬静芬多次表达:“王瑛是我的重要精神支柱。想到她,我才没有倒下。”

目前,邬静芬正想办法把老伴转到龙赛医院,这样照顾病人可以从来回20公里缩短至不到1公里,稍稍减轻一些负担。

作为一名普通女性,邬静芬先后两次遭遇重大人生打击,不可谓不沉痛。王瑛一直不离不弃守在家中,令邬静芬十分感动。当年,王海波出事后,邬静芬想到儿子想到儿媳,心痛不已。她说,王瑛只有20多岁,花一样的年纪。她怎么办呢?

同一时间,王瑛和母亲商量,暗暗拿定了主意:“婆婆的独生子不在了,我家妈妈有两个女儿。就当我妈妈少生一个,我做婆婆的女儿,为她尽孝吧。”她决定,守着儿子,在两位妈妈的帮助下,把家庭重新立起来。

婆媳俩的互动非常有爱。

邬静芬在王鼎立年幼时帮忙接来送去,和王瑛一起抚养孩子。如今,王瑛日常为婆婆送菜、送衣服。看到婆婆因过于操劳而体虚,又买来人参、山葛粉让她补身体。

岁月流逝。当邬静芬头上渐渐冒出白发时,王瑛劝说老太太想法子去染一染。“头发一梳一顺,就变黑了。”她把单位里发的理发券积攒起来,一次性给婆婆用。邬静芬染发后照着镜子得意地说:“到底年轻人有见识,好看的。”

王瑛说,她心底一直有一件事感觉很内疚,当年送公公治病时,没能学会开车。“海波因车祸出事,我没法子摸方向盘,不敢的。”王瑛对婆婆歉疚不已。后来,镇海公安部门组织车辆送老人去上海看病,王瑛非常感激。

2015年,王瑛帮婆婆改善生活条件,替她重新装修房子,增铺地砖、地板,翻新厨房客厅,打通阳台,重设床铺。为的就是老人回来后,打开门就能舒心入住。邬静芬在求医路上来回奔波,王瑛帮她守好家,管好大后方。

日常相聚,只要拿起相簿,王瑛和邬静芬便有说不完的话。一本相簿,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记忆纽带,也是打开话匣子的钥匙。

“你看,当年海波钳工出身的,手臂粗得来。”这是邬静芬“嫌弃”的声音。不过她又补充道:“手臂粗抓贼有力气啊,蛮好的。”

王瑛微微一笑:“是的是的。姆妈你看,这是爷孙三代的合影,那一年好像还发生过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

邬静芬说:“哦哦,对的。我跟你说哦……”

这个家里一共发生过三件大事,王海波牺牲,她们扛过去了;公公患重病,目前仍在苦苦支撑;第三件,王鼎立高考填报志愿,本想报考提前批公安院校,家里亲戚获悉消息后一片反对声。王瑛、邬静芬经过商量,认为应该尊重孩子的意愿,她们表态支持。亲戚说王瑛这是要把自己的儿子也奉献给国家了。后来经过老师分析,结合王鼎立个人志向兴趣,志愿填报选择“预防医学”,一样实现孩子“帮助他人”的愿望。

“说真的,我到底松了一口气。”王瑛说。(记者陈饰 通讯员罗梦圆 林炳潮 文/摄)

广告

相关新闻
博聚网